周邦彦《风流子》“新绿小池塘,风帘动、碎影舞斜阳”全文翻译及赏析-学习网 - 澳门永利娱乐网址 
当前位置: 首页 > 宋词精选 > 周邦彦的词 >

周邦彦《风流子》“新绿小池塘,风帘动、碎影舞斜阳”全文翻译及赏析

风流子

周邦彦
新绿小池塘,风帘动、碎影舞斜阳。羡金屋去来②,旧时巢燕;土花缭绕③,前度莓墙④。绣阁、凤帏深几许?听得理丝簧⑤。欲说又休,虑乖芳信⑥;未歌先咽,愁近清觞⑦。
遥知新妆了,开朱户、应白待月西厢⑧。最苦梦魂,今宵不到伊行⑨。问甚时说与,佳音密耗;寄将秦镜⑩,偷换韩香⑾。天便教人,霎时厮见何妨!

[注释]
①风流子:唐教坊曲名。
②金屋:美人住的地方。汉武帝幼时曾说:“若得阿娇,当以金屋储之。”
③土花:此指贴墙而生的苔藓类植物。
④莓墙:长满苔藓之墙。
⑤丝簧:弦乐与管乐乐器。
⑥乖:错过。
⑦清觞(shāng):洁净的酒杯。
⑧待月:元稹《会真记》莺莺与张生诗:“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⑨不到伊行:不到她身边。行(háng):那边,旁边。
⑩秦镜:汉徐淑赠给丈夫秦嘉明镜,秦嘉赋诗徐谢。
⑾韩香:晋时贾充的女儿贾午受韩寿,赠香与寿,贾充闻寿身上的香气,知是女儿所赠,于是将午嫁给韩寿。乐府诗云:“盘龙明镜饷秦嘉,辟恶生香寄韩寿。”
【译文】
  刚刚新绿的春水,涨满小小的池塘,风吹门帘,引得它微微吹动。细碎的帘影,如在斜阳中飞舞着,此景动人。我真是羡慕金屋中往日的燕子,那样自由自在来回飞翔。我也羡慕那些青苔,可以和从前的院墙相依相伴。院墙内的绣阁里,挂着层层凤帏的帘子。我见不到她,只能听到她演奏乐曲的美妙声音。那琴声如人,透露出她一层层的心事,想又诉说又有些犹豫,她生怕对方不如往日那样,已经对她变心。还没有开始歌唱,她便先已哭泣,过于忧愁只得以酒消愁。我遥知你梳洗打扮好,悄悄开了门,像崔莺莺那样待月西厢的心上人,今夜我却无可奈何,无法与你相伴。我真想问一问,什么时候能再想见,互诉衷肠?我要送给你梳妆的明镜,你也会偷偷地给我导香。老天爷啊老天爷,给我们帮个忙,马上就让我们相见。
【译文二】
碧绿春水涨满小小池塘,风儿吹动门帘,帘影在夕阳下飞舞摇晃。真羡慕在金屋里来去的燕子,筑巢在旧时的房梁;也羡慕苔藓自由缭绕,在从前的莓墙上。那锦绣的闺房里,华贵的帏帐到底有多深?只能隔墙听她在弹奏丝簧。我想向她倾诉又不敢,怕要说的佳音被阻挡;我想对她唱歌先已哽咽,只好用酒来浇愁肠。
我猜想她此时梳妆已完,正打开朱门,独自待月西厢房。可让我最痛苦的是,今日晚上梦魂也难到她身旁。问什么时候能告诉我,幽会的佳期密约?何时寄来秦嘉宝镜,偷换韩寿的奇香?苍天啊你就让我们,相见片刻又有何妨?
【评点】
本篇主旨是念远怀人,抒写了对一位女子的思念之情。全词通篇都是想象,描写真实细腻。
上片是想象春日黄昏,女子在绣阁理丝簧愁歌的情景,表达了对女子可望而不可即的忧伤;下片继续想像伊人待月西厢的情景,抒写远隔天涯、相见无望的痛苦怨恨和强烈期盼相见的痴情。“最苦梦魂,今宵不到伊行”二句是说尽管自己连做梦都想见到心上人,却还是不能如愿。真叫人悲伤啊!“问甚时说与,佳音密耗,寄将秦镜,偷换韩香”句则表达了词人急切盼望和心上人重聚的愿望,意急情切。最后“天便教人,霎时厮见何妨”冲口而出,一语点破词人的心思,真是痴情无限!
全词写相思深情层层深入,最后几乎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实在是酣畅淋漓。此外,本词语言优美,典故运用自然贴切,把自己的思念之情表现得形象生动,真挚感人。全词由景而情,由隐渐显,步步递进,直至达到情感的最高潮。

[赏析]
这是一首表达相思之情的词。开头三句写初春黄昏外景,点明时间地点。接下四句,写燕能入金屋,而心上人却不能谋面。只能听到伊人弹琴吹簧的声音,备增孤独。“欲说”以下四句忆旧,将当时两人欲言又止,欲说还休情态生动绘出。下阕着重写自己的思恋。“遥知”三句假想对方念已;“最苦”写自己梦魂难寻,虽有伊“待月西厢”,却连梦中也不能去到伊人身边。“问”数句盼望重叙旧欢。但结尾又转而把期待全抛掉,诘问苍天:难道让我们“霎时厮见”都不行吗?全词由景而情,吞吐往复,层层递进,将情写到极处,令人读后心潮难平。

这首词的主旨是抒写一位所爱的女人的相思之情,写法十分别致。据说作者和当时名妓李师有交往,并为此而得罪宋徽宗(见宋张端义《贵耳集》。此词上片从自己怀伊人写人怀自己。下片又继从伊人怀自己写到彼此不能相见,逐步将作者的思想感情抒发出来。篇三句描写春日黄昏时的美色,“碎影”句灵动而有神采。“羡金屋”以下四句,以燕子每年能回到美人身边,莓苔能时时围在美人身边,反衬自己不能亲近伊人的遗憾,抒情甚为婉曲。“绣阁里”以下想象美人想念自己的情状,形象生动,感情深沉。过片意脉承上,继续想象美人待月西厢的渴盼,而自己无法前去的痛苦。“遥知新妆了,开朱户、应自待月西厢。”“遥知”人是不见。梦亦不到,只字绝望。“等月”此说是否属实难以断言,但从词意看,确是一篇情致缠绵的风流艳词。本词将对一女子的刻骨相思之情写得层层深入,愈转愈烈,不追求含蓄蕴藉,但见真情所至,引人共鸣。




相关阅读
周邦彦《苏幕遮》“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全文翻
周邦彦《解语花•上元》全词翻译及赏析
周邦彦《蝶恋花·早行》阅读答案及翻译赏析
周邦彦《浪淘沙慢》“南陌脂车待发,东门帐饮乍阕
周邦彦《解连环》“拚今生、对花对酒,为伊泪落”
周邦彦《齐天乐》“暮雨生寒,鸣蛩劝织。”全词注

  
有帮助
(3)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