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邦彦《琐窗寒》宋词注释翻译及赏析-学习网 - 澳门永利娱乐网址 
当前位置: 首页 > 宋词精选 > 周邦彦的词 >

周邦彦《琐窗寒》宋词注释翻译及赏析

琐窗寒

周邦彦
暗柳啼鸦,单衣伫立,小帘朱户。桐花半亩,静锁一庭愁雨。洒空阶、夜阑未休,故人剪烛西窗语②。似楚江暝宿③,风灯零乱④,少年羁旅。
迟暮,嬉游处。正店舍无烟,禁城百五⑤。旗亭唤酒⑥,付与高阳俦侣⑦。想东园、桃李自春,小唇秀靥今在否⑧?到归时、定有残英,待客携尊俎。
[注释]
①琐窗寒:周邦彦创调,因词有“静锁一庭愁雨”、“故人剪烛西窗语”句,故取以为词调名。
②剪烛西窗语:李商隐《夜雨寄北》诗:“何当更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③暝(míng):日落,天黑。
④风打零乱:杜甫诗:“风起春灯乱。”
⑤禁城百五:据传,冬至节后一百五日,为“寒食”节,禁火三日,清明始以榆火燃薪。“禁城”:全城皆禁火。
⑥旗亭:市楼,有旗立于上,并设酒肆,为唐宋时文人墨客游憩之所。
⑦高阳俦侣:高阳酒徒的朋友。
⑧小唇秀靥:李贺诗:“浓眉笼小唇”,又“晚奁妆秀靥”,写女子美貌。
【译文】
浓暗的柳荫里乌邪噪,身穿单衣我孤独伫立,那小窗帘朱红门户令我魂牵梦系。白桐花覆盖了半亩浓荫,静静地闭锁了满院的愁雨。愁雨淋洒着空阶,夜色将尽还有淅淅沥沥,何时故人重逢,该聚首西窗剪烛花倾诉知心话语,像漂泊楚江夜宿,江舟灯火在风雨中凌乱地点点闪闪,自少年时代便羁旅艰难。而今年迈已暮年。眼下的嬉游胜览,还有商店施舍正是禁火元烟,京城里迎来寒食三天。旗亭的呼酒放纵,都付与高阳酒徒们去豪饮狂欢。我只想念那座东园,春风桃李自然是一派繁花绚粒,不知那樱唇小巧、酒涡秀美的人而今是否康健?到我归去时,定还有残春未落的花落的花瓣,她也会携来美酒佳肴款待远方的归客,重温青春的欢悦和温暖。
【译文二】
柳阴深处老鸦啼鸣,我身穿单衣久久站立,卷起房内窗帘向外注目。桐花开满半个庭院,静静地锁住了一庭愁雨。雨洒石阶,到夜深还不停,多想和老友在西窗剪烛共语。就像过去在楚江夜宿,江风吹得灯光乱晃,少年羁旅的情事历历在目。
如今已至暮年,嬉游在京城客舍,正赶上寒食节禁烟,时间是一百零五日。只好旗亭唤酒,让寂寞时光和酒友共度。不知东园桃李自春以来,像美人唇边酒窝般的花还开否?到我归去时,定还能见到残花,等待和客人在酒宴相聚。
【评点】
这是一首暮春感怀,抒发悲愁的羁旅词。
上片写景抒情。起首三句交代时间和词人当时的生活环境。景中含情,营造出一种悲凉的氛围。晚春节气,傍晚时分,柳暗鸦啼,主人公面对此情此景,怎不立生愁绪?“桐花”两句融情于景,把词人的愁绪渲染得呼之欲出。“洒空阶”两句从虚到实,淅沥的雨声让词人倍添愁怀。暮雨潇潇,客馆中孤灯残夜,个中愁苦,人何以堪。这样的情景,让人自然而然地想起昔日美好的时光,帘幕之内,与佳人共剪西窗之烛。结尾三句,从眼前孤灯想到昔日羁旅。句式一收一放,映现出词人飘零的身世,悲伤之情油然而生。
下片写词人佳节思乡。“迟暮”六句,视角又转回到现实之中。迟暮之年的词人,仍然他乡做客,饱受羁旅之苦。“想东园”三句,词人的思绪由年迈的自己,想到家乡的桃李、故园的佳人,把满腔愁思转化成具体可感的思乡之情,他猜想那故园之中,已经又是一番桃李争春,春光大好,而那个自己心仪的、面若桃花的佳人,不知是否还在?词人的笔触越真实、细腻,越说明他心中情感的真切。结尾两句,写词人归心似箭,尚未启程,就已经开始设想归家的情景了。等到归家之时,虽春意阑珊,但定有残花驻留枝头,自己一定要好好欣赏一番。
这首词情景交融,虚实结合,回旋跌宕,如梦似幻,把词人从少年到老年的一生际遇和心境描绘得空灵缥缈,别具一种朦胧的美感。
[赏析]
此词抒写年老远游思念家乡的凄凉感受。上阕写词人听到户外雨声,昔日爱妻在西窗前剪烛私语的情景又现眼前,宛若自己少年时代身处雨夜的孤舟之中也是这样风灯零乱、夜雨止宿。少年远行,老年羁旅,心情一样的萧索。下阕回到眼前:地点又是昔日的“嬉游处”,但却今非昔比:全城在过寒食节,眼前一片萧瑟。今日凄凉与昔日“嬉游”的强烈反差,更令人伤感心痛,于是往旗亭买醉,以麻醉自己剧烈的心痛。“想东园”三句是对家乡现况的庙想,昔日常去的东园,现在该是桃李争妍,春1色满园了吧!“小唇秀靥”的伊人如今还在不在?最后三句设想归去,人已迟暮,春正远去,残英遍地,只能花下酣醉,排解郁结。全词就是在忽此忽彼的时空转换中,吞吐复杂心绪。全词字句典雅,巧妙化用前人诗句而无雕琢之痕。

这是一首抒发羁旅情怀的作品,为词人晚年时于 寒食节对雨思乡之作。这首词千转万折,感情复杂微妙,有对羁旅生活的厌倦,有对年华流逝的痛惜,有对家乡故里的思念,有对故友旧朋的怀念,还有对情人的恋,在结构上移步换景“一步一境”。上片描写旅思宦情的凄苦状况,前五句以抒情主人公独立小屋面对满天春雨的凄苦情景,烘托出主人公的寂寞情怀。“楚江”以下三句由今思昔,将少年旅况之凄楚与目前情景相勾连,拓展了时间性,显示出大半生都很凄凉的情怀。过片再写眼前之况,将他人的冶游豪饮与自己的百元聊赖相对比,并由此引出对故园春色的思念。“故人剪烛西窗语”一句是以昔日之欢情衬今日之惆怅,这也是周邦彦惯用的手段,使虚实相映,苦乐相衬。此词以在外游子之孤单,回忆故乡之美好,来将思乡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荡气回肠。

上阕写词人听到户外雨声,昔日爱妻在西窗前剪烛私语的情景又现眼前,宛若自己少年时代身处雨夜的孤舟之中也是这样风灯零乱、夜雨止宿。少年远行,老年羁旅,心情一样的萧索。下阕回到眼前:地点又是昔日的“嬉游处”,但却今非昔比:全城在过寒食节,眼前一片萧瑟。今日凄凉与昔日“嬉游”的强烈反差,更令人伤感心痛,于是往旗亭买醉,以麻醉自己剧烈的心痛。“想东园”三句是对家乡现况的庙想,昔日常去的东园,现在该是桃李争妍,春色满园了吧!“小唇秀靥”的伊人如今还在不在?最后三句设想归去,人已迟暮,春正远去,残英遍地,只能花下酣醉,排解郁结。全词就是在忽此忽彼的时空转换中,吞吐复杂心绪。全词字句典雅,巧妙化用前人诗句而无雕琢之痕。




相关阅读
周邦彦《浪淘沙慢》“南陌脂车待发,东门帐饮乍阕
周邦彦《解语花•上元》全词翻译及赏析
周邦彦《蝶恋花·早行》阅读答案及翻译赏析
周邦彦《解连环》“拚今生、对花对酒,为伊泪落”
周邦彦《苏幕遮》“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全文翻
周邦彦《齐天乐》“暮雨生寒,鸣蛩劝织。”全词注

  
有帮助
(7)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