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煜《浪淘沙》“金锁已沉埋,壮气蒿莱。晚凉天净月华开。”原文与翻译赏析-学习网 - 澳门永利娱乐网址 
当前位置: 首页 > 宋词精选 > 宋词赏析 >

李煜《浪淘沙》“金锁已沉埋,壮气蒿莱。晚凉天净月华开。”原文与翻译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aemon.net    发布时间:2013-12-30 11:12
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
  [译文]  往事如梦,只是令人感到无限哀凄;面对眼前美丽的景色,满怀愁苦更是无法加以排解。
  [出自]  五代  李煜  《浪淘沙》

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秋风庭院藓侵阶。一任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
金锁已沉埋,壮气蒿莱。晚凉天净月华开。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

注释:
    《浪淘沙》,唐玄宗时教坊曲名,后来用作词调。唐人所作的《浪淘沙》都是整齐的七言绝句体。李煜开始另创新声,改为长短句,并分为上下两阙。此词原注“傅自池州夏氏”。一题作“在汴京念秣陵作”。
    只堪哀:只能悲哀。
    排:排遣。
    藓侵阶:苔藓长到了台阶上。说明台阶上已久无人行。
    金锁:指用来封锁长江的铁锁链。
    壮气:旺盛发达的地气。
    蒿莱:野草,杂草。这里象征衰落、消沉。
    天净:明净如洗的天空。
    月华:月光,月色。
    玉楼瑶殿:这里指南唐的精美宫殿。玉楼:华丽的楼。瑶殿:玉殿,指宫廷。
    秦淮:流经南京的秦淮河。这里代指南唐都金陵。
   
句解:
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秋风庭院藓侵阶。一任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
①藓侵阶:台阶上很少有人行走,长满了苔藓。 ②桁:梁上或门框、窗框上的横木。 ③珠帘闲不卷:珠帘垂下不卷,说明无人出进。
    原词是李煜入宋后怀念故国的哀痛心情的表露。这几句是说,过去的往事,只是使人感到无限悲哀,面对一派好风景,也难排遣满心的愁怀。庭院里秋风萧瑟,台阶长满了苔藓,珠帘闲置不卷,终日也没有人来。这是写日间生活的难堪,通过具体的生活现象和内心活动来表达当时十分愁苦凄清的境况,韵味颇足,亦很感人。

金锁已沉埋,壮气蒿莱。晚凉天净月华开。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
①金锁:金质的锁钥,此或指金锁甲。 ②蒿莱:野草。这里作消沉解。 ③月华:月光。 ④玉楼瑶殿:指原南唐之宫殿。 ⑤秦淮:即秦淮河。在今南京城内。
    这几句是说,国家已被葬送,壮气豪情已变得十分消沉;天清月白,想起秦淮河畔的楼殿,一切繁华旧事,都成泡影。这几句词写夜间生活的难堪,较之白天,这晚间更为难堪,更为悲痛。对往事的回忆,对秦淮夜月的追思,更激起了郁郁不平的心境,写来真切感人。
 

  译文:
     悲哀的往事实在难以排遣。苔藓长满秋风庭院,任它朱帘不卷,反正没有人来。已是国被家亡了,从前做皇帝的一切都埋没在蒿莱之中。晚凉天静,满天月色,想见远方的金陵,那些过去属于我的宫殿的影子,还照在秦淮河的清波里,只是人去殿空!

赏析
  此词为入宋后抒写幽闭时心情。
  “往事只堪哀”,是说想起往事就悲哀,而不是说想起悲哀的往事。后主被俘入宋后,总是难忘故国的“往事”。《虞美人》词说“往事知多少”;《菩萨蛮》词说“往事已成空”,可见他的“往事”是指过去欢乐“往事”。如今触目皆悲,所以想起欢乐的往事,更倍增伤感。开篇流露的是幸福的失落感,接下来表现的是沉重的孤独感。庭院长满了苔藓,可见环境的极度荒凉冷清。室内也是死气沉沉。珠帘不卷,既是无人卷,也是无心卷帘。户外荒凉,触目肠断,不如呆在室内消磨时光。可长期龟缩幽闭一室,内心的孤独还是不能排解。他在期盼人来,期盼着与人交流、倾诉,可等待“终日”,不见人来,也无人敢来。据宋人王铚《默记》记载,后主在汴京开封的住处,每天都有“一老卒守门”,并“有旨不得与外人接”。李煜在汴京,实质是被软禁的囚徒。他明明知道没有人愿意来看望,也没有人敢来看望,却偏偏说“终日”有“谁来”。他是在失望中期盼,在期盼中绝望。这就是李后主的心态。
  在极度孤独中度日的李煜,打发时光、排遣苦闷的最好方式是回忆往事。金剑沉埋于废墟,壮气消沉于荒草,复国的机会与可能是一点儿也没有了,只好任命吧!就这样过一天算一天吧!
  上片写的是白天,下片写晚上,晚凉天静,月华普照,全词的境界闪出一丝亮色,主人公的心情也为之开朗。可这月亮已非故乡之月,就像建安时期王粲《登楼赋》所说的“虽信美而吾土”。于是他由月亮想到当年月光照耀下的秦淮河畔的故国宫殿。但玉楼瑶殿已非我有,明月照得再亮,也只能徒增伤感。后主总是这么执着地留恋过去,故国成了他解不开的情结。故国情结是他后期词作的一大主题,也是他打发孤独寂寞时光的一副强心剂。但故国情结并不能解脱心中的屈辱与痛苦。他靠回忆过去打发时光。可是一旦从过去的往事中回到现实,又痛苦不堪。这样周而复始,后主深深地陷入了无法解开的心理怪圈。

赏析二:
这首词是后主被俘虏到汴京后所作的。一开端作者就写到“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直接就写明了自己此时的心绪,回荡在心中的是一股浓厚的悲哀,这种哀伤和酸痛的往昔遭遇是牵连在一起的,其程度已到了面对眼前的景物,也是难以排遣。紧接着后主写到自己的情景,是紧扣上句中的“景”,来对“难排”作具体的解释。“秋风庭院藓侵阶.一行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这是后主在汴京的生活环境,住处有庭院,庭院中到处是苔藓,以至于侵上了台阶,没有心情去整理窗帘,任其散乱在那里,居住空寂,从早到晚到没有人来。据宋人王铚《默记》中记载,后主在汴京的住处,有一个年老的士卒看守门户,这个门卒奉守北宋皇帝的旨意,监禁后主,不能让后主和外人接触。所以没有人上门来看望或拜访后主。上阙主要是抒发后主心中难以言明的痛楚。虽然在一开始就点明了往事不堪回首,那些春花秋月般的往事只能钩起作者无限的悲哀。下面是具体描写自己面对景物无法排遣痛楚的原因。苔藓侵台,珠帘散乱,无人问津,这种环境给后主带来的酸痛、寂寞、哀伤等等情绪,恐怕不是回忆往事那种悲伤所能比拟,蕴藏在后主心中的更多更丰富的痛苦经历,都赋予了这些苔藓侵台、珠帘散乱、无人问津的冷寂、凄惨的景物之中了。
     下阙开端,后主先着眼于往事所带来的哀伤。“金锁已沉埋,壮气蒿莱”“金锁”指的是用来封锁长江的铁锁链,三国时吴国曾经使用铁索横江的办法来抗拒西晋的军队,最后以失败而告终。在此借指南唐抗拒北宋军队的败绩。“壮气”指的是金陵王气的黯然和抗拒宋军壮志的消失。这里后主点明了为什么“往事只堪哀”,即就是国家的丧亡。紧接着,后主的又转到了对眼前景物和想象的描写。“晚凉天静月华开。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到了晚上,,天上无云,月光照耀。在那轮牵引相思的月光下,后主脑海中又泛出了自己在金陵城中的玉楼瑶殿,不过朱颜已改,昔日精美如同仙人所居的宫殿现在只能徒然地把身影投在秦淮河上了。下阙主要是写后主在面对“晚凉天静月华开”时的神思。既有对于亡国的悲痛,也有丧家的忧伤,情感深婉而凄凉。
    这首词可以这样概括,上阙主要是写白天的场景,提出了往事,只是一点就过,大部分笔力用在眼前景物,心中的悲伤不是眼前的景物所能派遣,更何况眼前的只是那些更加令人酸痛的景物,抒发后主在囚禁生活中酸痛、寂寞、哀伤等等种种情绪。下阙主要表达白天所力图掩盖的对于往事的悲哀,却是没有抵住月亮的引诱,在这风静无云月华明亮的时刻,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亡国丧家的深痛最终还是不能抑制地抒发出来,通过亡国丧家的回顾和想象月下往昔宫殿的情景,把内心深处那股浓厚的情感表现得深婉而凄凉。总的来说,这首次写出了李煜在汴京被拘禁的痛苦生活,也写出了他怀念故国的痛苦心情。

词的上片,写在袅袅秋风中,庭院苔藓侵满台阶和一任珠帘终日不卷这两个视觉意象和弦,推出了第三个意象的弦外之意:“终日谁来?”我们可以想见其庭院荒凉、凄清无人之情;孤独郁闷、亡国丧家之哀,如何深重而难以排遣,这与当年“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之欢乐盛事相比较,无疑有天渊之别。可见其“甚哀”之“往事”中,必然积淀着、包孕着多少风流倜傥、赏心乐事,令人思索,逗人遐想。
   下片一开始以“金锁”和“壮气”这样的豪放之词起领,似乎与上片风格不谐和,但是词的艺术生命力,就寄寓于这些曲折、幽微和奇崛处。其实,这是诗人为了艺术地展现自己面对着国破家亡情境也曾想有一番作为,胸膛里跳动过一颗悲愤不驯之雄心。“金锁”即“金锁链”,这句借指南唐抗宋的失败。眼前严峻的现实是,剑折锐销,沉埋如粪土。昔日的一腔热血、满腹豪情,都洒遍荒野肥劲草了。接着“晚凉天净月华开”一句,可谓静穆之极。夜色如水,长空如洗,一轮华月冉冉运行,显得多么神秘宁静而肃穆,有一种超凡脱俗、怅望无极之情致。其中深含的隐性意蕴,大有“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之人生感喟。但是,李后主毕竟是一个往事难忘、悲哀难排的被俘之人。他在想象中念念难忘的情景,仍然是取自己的切身体验。华月空照秦淮河畔,那雕阑玉砌的宫殿楼阁,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月光,拖着长长的月影投入河中。这儿以月光的永恒,衬托人间繁华的短暂,具有深厚的历史感和人生的苦难感。正是这种“空照秦淮”的人生感慨,它“形象地向生命有限的人类显现”了它无限的诗意光辉,从而才有可能走向人心的最深处,化为每一个人心中感知到、嘴中说不出的“集体无意识”,使这首词具有生生不息和蓬勃的艺术感染力量。




相关阅读
李持正《明月逐人来》“星河明淡,春来深浅。红莲
周密《闻鹊喜·吴山观涛》阅读答案及赏析
李煜《蝶恋花》“一片芳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
李彭老《生查子》“深院落梅钿,寒峭收灯后”全词
赵令畤《蝶恋花·卷絮风头寒欲尽》阅读答案及翻译赏
陈亚《生查子·药名闺情》“相思意已深,白纸书难足

有帮助
(2)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