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密《花犯•水仙花》宋词注释翻译及原文赏析-学习网 - 澳门永利娱乐网址 
当前位置: 首页 > 宋词精选 > 宋词赏析 >

周密《花犯•水仙花》宋词注释翻译及原文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aemon.net    发布时间:2013-05-15 16:04
花犯•水仙花
周密
楚江湄,湘娥乍见①,无言洒清泪,淡然春意。空独倚东风,芳思谁寄?凌波路冷秋无际。香云随步起。谩记得、汉宫仙掌②,亭亭明月底。
冰弦写怨更多情,骚人恨③,枉赋芳兰幽芷④。春思远,谁叹赏,国香风味⑤?相将共,岁寒伴侣,小窗静,沉烟熏翠袂。幽梦,涓涓清露,一枝灯影里。
[注释]
①湘娥:湘水女神湘妃,喻水仙花。
②汉宫仙掌:汉武帝刘彻曾在建章宫前造神明台,上铸铜柱、铜仙人,手托承露盘以储甘露。
③骚人:指屈原,其有《离骚》赞兰芷芬芳。
④芷(zhǐ):草本植物,开白花,有香气。
⑤国香:此指水仙。
①楚江:泛指江南的江流。
②湄(mei眉):水滨,水和草交接的地方,[凌波]凌虚踏波。用曹植《洛神赋》典。[汉宫仙掌]汉武帝时所建造之金铜仙人。详见晏几道《阮郎归》注。
③湘娥:即湘妃,传说帝舜南行,死于苍梧之野,其二妃娥皇、女英追踪而至,在洞庭湖边听到舜死的消息,南望痛哭,自投湘水而死。后成为湘水女神。此处比喻水仙。
④凌波:形容女子走路时步态轻盈。(见本页神话传话)
⑤汉宫仙掌:见晏几道《阮郎归》注。
⑥冰丝写怨:用湘灵鼓瑟故事。《楚辞·远游》:“使湘灵鼓瑟兮,令海若舞冯夷。”钱起《省试湘灵鼓瑟》诗:“善鼓云和瑟,常闻帝子灵。冯夷空自舞,楚客不堪听。苦调凄金石,清音入杳冥。苍枵来怨慕,白芷动芳馨。流水传湘浦,悲风过洞庭。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刘禹锡《潇湘神》词:“斑竹枝,斑竹枝,泪痕点点寄相思。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
⑦骚人恨:屈原《离骚》:“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
⑧国香:指极香的花。《左传·宣公三年》:“以兰有国香,人服媚之如是。”
后因称兰为国香,此处称水仙为国香。黄庭坚《次韵中玉水仙花》诗:“可惜国香天不管,随缘流落小民家。”
⑨岁寒伴侣:古人以松、竹、梅为岁寒三友,水仙开在冬末春初,流品高洁,作者因称其为岁寒伴侣。
⑩翠波:原本作翠波,一作翠“袂”据别本改,指水仙叶。
【译文】
那清秀的水仙花高洁无比,仿佛是楚江江畔满含幽怨的湘妃,她默默无言洒下清泪点点,透出春意清新淡然。独自空倚春风,满怀心序芳情向谁托寄?又踏着水波盈盈走来,一路上秋色凄冷,茫茫无边。随着她那轻盈的步履,升腾起香云香气。我还依稀记得,她正像捧着承露盘的金铜仙女,在明月下亭亭玉立。我仿佛听到她弹奏起琴瑟冰弦,更多情地抒写着心中的哀怨,屈原抒发牢骚怨恨,徒劳地将芳香的兰草幽洁的白芷歌叹,竟忽略了多情的水仙。水仙含着悠远的春意芳意,谁来欣赏叹惜这天姿国色的风味?我将把水仙作为岁寒之友结成友伴。小窗儿明净,沉水香缕缕轻烟将她的翠袖熏染。从幽迷的梦境中醒来,只见一枝水仙沾着点点清露,独自立在灯影里。那情味,更令人意远神迷。

【译文】
仿佛在楚江岸边,湘妃仙女骤然降临,默默无言洒下点点清泪,给人间送来淡淡春意。空自独倚着东风,满怀芳情向谁托寄?凄冷的秋日踏着清波走来,芳香云雾随着她的脚步腾起。还记得她像手捧承露盘的仙女,在明月下亭亭玉立。
她弹奏起冰弦抒怨更多情,可叹屈子抒愤却没有想到她,而徒劳地去咏叹芳兰幽芷。她蕴含的春思是如此悠远,可有谁叹赏这可贵的国香风味?我将她与岁寒三友视为同类。小窗静悄悄寂无声,一缕缕沉水香熏染她的翠衣。幽梦醒来,但见她身沾涓涓清露,一枝独秀摇曳在灯影里。

[赏析]
这是一首咏物词。它所吟咏的是水仙花,突出其风神韵致。开头即以湘妃比喻水仙,来写水仙的芳魂玉魄。“凌波”、“香云”“仙掌”,极力状写水仙飘逸高洁的品性。由一“怨”字为水仙传神写态,借咏水仙寄托遗民之恨,其情无限缠绵,以淡语写深情,回味无穷。

晚唐和南宋末诗词作品中咏物者较多,这种情况是在难以干预政治衰亡有情势下,把咏物诗词作为排遣愁思,净化心灵之工具的结果。这首词就是这个时期咏物词中的名篇,意境清幽,用语淡雅,不沾滞于尘事,不着意于色相。这种作者所凝神观察、悉心表达的美感,让人回味无穷。本词借咏水仙花表现自己高洁的情操,上片融神话传说写水仙不同凡艳的清姿与高洁的人品。正如周济《宋四家词选》所云:“草窗长于赋物,然惟此词及‘琼花’二阕,一意盘旋,毫无渣滓。”此篇之最妙处,还在工于寄托这一方面。

“楚江湄,湘娥乍见,无言洒清泪。”起笔便是伫立江畔,默默垂泪,似含无限忧怨的妙龄女子形象。湘娥,指传说中舜妃,死后成为湘水之神。曹植有“感汉广兮羡游女,扬激楚兮咏湘娥”(《九咏》)之句。周词是把水仙拟作湘妃来写的,贴切水仙的习性物态。“楚江”句则由“湘娥”引出下一句“淡然春意”,点出时令,映出女子凄楚动人的身影。这春意虽淡,也足以牵动人的缕缕哀思了。前面几句写形、写神,接下来“空独倚东风,芳思谁寄?”二句写心、写情。“芳思”是恨之所由,“独倚东风”是无人怜爱。加一“空”字,则失意、怅惘、无望种种情绪一并带出来了。

往下又进一层,由春而入于秋,是按心理感受的线索自然过渡的,秋亦虚写。凌波,形容女子轻盈的步履,借指其人。语出曹植《洛神赋》:“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周词活用典实。“凌波”句追写来时所由之路,无边的箫瑟秋景以冷寂的气氛烘衬出女子的心境之凄黯。

“香云随步起”,写水仙之香袅,巧具仪态。歇拍三句“谩记得、汉宫仙掌,亭亭明月底”,是有所眷念,有所怅惘之怀。仙掌,即金铜仙人承露盘,汉武帝所建。亭亭,仙掌矗立貌。“谩”与上文“空”字照应,都是徒然、枉然之意。黄庭坚《水仙花》曰:“凌波仙子生尘袜,波上盈盈步微月。是谁招此断肠魂,种作寒花寄愁绝。……”总上片之意,与此诗略近,然宛转轻灵则过之。

上片写花,下片写人惜花,进一步写情思。“冰丝写怨更多情,骚人恨,枉赋芳兰幽芷。”冰丝,谓琵琶,丝乃绿冰蚕丝(见《太真外传》)。“怨”字道出一篇主题。屈原《离骚》尝赋芳兰幽芷,唯未及水仙之花。词人亦知水仙本非楚产,其意乃在推赏此花,遂以群芳作陪衬了。“春思远,谁叹赏、国香风味。”国香,诗词中常用来代称兰花等,此指水仙。纵然是这般“含香体素欲倾城”(黄山谷诗,同上)之品,竟亦不为世人见赏怜惜,然则春思空怀,骚恨枉赋,自不待言了。

接下来,词笔一转,折到自身。“相将共、岁寒伴侣”,谓花与人相亲相伴,虽说知音相得,更见出相依者之孤苦。水仙冬生,“岁寒”二字正切其性。“小窗净、沈烟薰翠袂”二句写惜花者所居,燃沉香以薰衣是贵族的习尚。这里实际是下句“幽梦觉”的地方,显得十分淡雅。篇末写人与花相对相赏,“涓涓清露,一枝灯影里”,意境清幽,语气极淡,确是妙结。




相关阅读
李持正《明月逐人来》“星河明淡,春来深浅。红莲
李煜《蝶恋花》“一片芳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
李彭老《生查子》“深院落梅钿,寒峭收灯后”全词
周密《闻鹊喜·吴山观涛》阅读答案及赏析
赵令畤《蝶恋花·卷絮风头寒欲尽》阅读答案及翻译赏
陈亚《生查子·药名闺情》“相思意已深,白纸书难足

有帮助
(4)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