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倾杯乐》“皓月初圆,暮云飘散,分明夜色如晴昼”全词翻译赏析-学习网 - 澳门永利娱乐网址 
当前位置: 首页 > 宋词精选 > 柳永词集 >

柳永《倾杯乐》“皓月初圆,暮云飘散,分明夜色如晴昼”全词翻译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aemon.net    发布时间:2016-07-02 16:59
倾杯乐·皓月初圆
北宋 柳永

皓月初圆,暮云飘散,分明夜色如晴昼。
渐消尽、醺醺残酒。
危阁回、凉生襟袖。
追旧事、一饷凭阑久。
如何媚容艳态,抵死孤欢偶。
朝思暮想,自家空恁添清瘦。

算到头、谁与伸剖。
向道我别来,为伊牵系,度岁经年,偷眼觑、也不忍觑花柳。
可惜恁、好景良宵,不曾略展双眉暂开口。
问甚时与你,深怜痛惜还依旧。

注释
⑴倾杯乐:唐教坊曲名,后用作词牌名。《乐府杂录》云:“《倾杯乐》,宣宗喜吹芦管,自制此曲。”见《宋史·乐志》者二十七宫调,柳永《乐章集》注“宫调七”。一名《古倾杯》,亦名《倾杯》。
⑵皓月:银白色的月亮。初圆:刚刚由缺变圆。
⑶醺醺:酒醉的样子。渐消尽,醺醺残酒:晚饭时所喝的酒到了此时酒劲儿已经渐渐地消退了。
⑷危阁迥:登上高阁远望。迥:远。此处指看得远。
⑸凉生襟袖:凉风由衣襟袖管处钻进身体,使人感到凉意。从此句看来,作者所写当是八月中秋之夜,秋夜之凉袭体生寒。
⑹追旧事:追忆以前的事。
⑺一晌:一顿饭的时间,指在很短时间内所发生的事。凭栏久:手扶栏杆想得很久。
⑻媚容艳态:妩媚的容貌和娇艳的体态。
⑼抵死孤欢偶:偏偏是孤独一人。抵死:到死,坚决之意。孤欢偶:缺少伴侣。
⑽朝思暮想:无时不在思念。恁:这样。自家空恁添清瘦:自己白白地这样消瘦下去。
⑾算到头:从头往后细细地回想。伸剖:剖析。谁与伸剖:谁能给我剖析。
⑿向道:临道。向:往昔,指游人与此妓别离之时。
⒀为伊牵系:因为牵挂着你。度岁经年:以一年的时间为期。
⒁觑(qù):看,偷看,窥探。偷眼觑:偷着看。觑花柳:看妓女。花柳:指妓女。
⒂未曾略展双眉暂开口:愁眉不展,无心说话。自分别之后因悲苦思念眉头总是皱着的,从来没有稍微舒展一下双眉。暂开口:第一次开口。
⒃深怜痛惜:深切地相怜相惜。



名句
皓月初圆,暮云飘散,分明夜色如晴昼。
这几句大意是:一轮初圆的皓月当空高悬,傍晚时分的烟云已经散去,眼前是一片晴朗得如同白昼一般的夜色。
暮云散去之后,皓月显得分外圆分外亮,夜色明澈得简直像是晴朗的白天,景物宜人。况且,“夜色如晴昼”,夜游也无须秉烛!如此“好景良宵”,自然勾起了作者与情人欢会的件件往事。可用来描写晴朗的夜色。



参考译文
银白色的月亮刚刚变圆,暮云飘散开来,夜色明亮如晴朗的白天,渐渐消尽。残酒醺醺态。站在高楼望远方,凉风从衣襟袖管处钻进身体。追忆往事旧怨,我靠着栏杆想了很久。为什么我能以妩媚的容貌和娇艳的体态,自甘寂寞?如此朝思暮想,任凭自己就这样白白消瘦下去。
从头到尾细细思量,谁能帮助我剖析呢?分别时你说还会再回来,因为你的心牵挂着我,就以一年时间为期限,即使今后偷眼看别人,也绝不忍心觑觎花柳女子。可惜白白辜负了这良辰美景,你离开后我再也没有稍微舒展一下双眉,开口说一句话。问什么时候能与你相见,能像从前那样深深相爱。

创作背景
此词具体创作年代暂不可考。观此词内容,应该是柳永想念家乡的妻子的时候创作的,而柳永的此类作品都是写于游历江淮期间,此词应该也是作于这个时候。

赏析
《倾杯乐·皓月初圆》是北宋词人柳永的词作。这首词以内心独白的方式刻画了一位风尘女子对自己恋人刻骨铭心的相思。上片写此妓在月圆之夜站在高楼之上远望,希望看到此游人能进入自己的视野和对此游人苦苦思念的心情;下片写此妓回想游人离去时对自己的信诺和盼望早日与游人再相聚首的心情。此词将人物心理的各个层面都淋漓精致地展现出来,可谓缠绵悱恻,凄楚动人。
柳永词多以女性为主要描写对象,尤其以描写青楼烟花女子见长,在描述这个群体的心理活动和内心情感上,柳永可谓无人能及。此词是一首描写青楼妓女情感的代表作。
这首词通过对女主人公的月下内心独白的细致刻画,有层次的展现了一位风尘女子对自己恋人刻骨铭心的相思,细腻逼真,旖旎近情。
  词的上片写女主人公月夜的相思。“皓月初圆,暮云飘散,分明夜色如晴昼。”词以描写月色开篇,明月初生,暮云散去,月光皎洁使夜晚如同白天一样。这样的景色描写,透着袭人的清寒气,虽寥寥数语,却写的情景交融,为全词营造了一种浓郁的抒情氛围。女主人公难以忍受离别的痛苦,借酒浇愁,以致于“醺醺”而醉。时间慢慢的过去了,窗外已是云散月圆,夜色如昼。月的或缺或圆,好比人生的聚合离散。天上“皓月初圆”了,女主人公却仍然是孤身一人!“残酒”渐渐“消尽”了,登上高楼,女主人公痴痴地看着远方。“危阁迥、凉生襟袖。”高处不胜寒,加之冷月当空,危楼独倚,令人身心俱冷,女主人公不禁思绪万千,难以平静。接下来,词作转笔以白描的方式写她的月下之思。“追旧事、一晌凭阑久。”概括了她对往事的追忆。“一晌”和“久”两个看似矛盾的词,正表现了她对往事长久的萦念和对感情的执著。至此,词作并没有沿着这一思路走下去,而是又突然一转,以女主人公自我忖度的反诘句,更进一步的表达了她对爱情的忠贞。“媚容艳态”是形容自己容貌美丽,冠以“如何”二字,以反诘的语气,说明她的美貌尽可以赢得其他追求者的爱慕,她也尽可以与别人相依相伴,但她却偏偏选择了孤独,任凭自己朝思暮想,因思念之切而日渐消瘦。这就将她内心深处的情思,含蓄而曲折的揭示了出来。大有“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之感。
  词的下片承接着上片的愁绪而来,继续集中笔力刻画女主人的离愁别绪,展现她丰富的内心世界,不过却由回忆转为了现实。换头句“算到头、谁与伸剖。”承上启下,将上下片感情的发展联系在一起。她朝思暮想,以致于自己“空恁添清瘦”,到头来能向谁诉说呢?接下来,词作扣住“伸剖”二字,通过女主人公的三段内心独白,抒写她的无限深情。
在分别的漫长岁月中,她在忍受着相思的煎熬!竟然连窗外的春色都不敢偷看一眼,因为娇艳的春花、嫩绿的杨柳也会触动她的相思,这样一来,而今孤独一人苦熬岁月的日子就愈加难过了。
正是因为愁肠百结,所以辜负了眼前的良辰美景,她从未略微地舒展眉头!“可惜恁”三个字,表叹惋语气,更深一层地表现了她的用情之深,思念之苦,正是“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柳永《雨霖铃》)
女主人公盼望着有代为“伸剖”的人向“伊”发问,何时才能重新相聚。“问甚时与你,深怜痛惜还依旧。”这来自她心灵深处的呼唤,带着渴望,带着期待,也带着几许迷惘和感伤。
以上三段内心独白,也正是渴望向心上人“伸剖”的话语。
这首词从几个方面细致描写了歌伎细腻的内心活动,笔法婉曲多变。词的开始使用白描的手法描写皎洁的月色,渲染了一个明净的氛围。继而用大段的篇幅反复描写与情人一别之后的相思:由久久凭栏到朝思暮想,从空添清瘦到无人诉说,从分别以来的思念到今天的不敢觑花柳,从辜负良辰美景到渴望重逢,迂回曲折而又层层深入地揭示了人物丰富而复杂的内心世界,表现了女主人公对爱情的执著追求。这正如周济在《介存斋论词杂著》中所言:柳永的词“铺叙委婉,言近意远,森秀幽淡之趣在骨”。
柳永其间还使用了许多当时的口语,如“抵死”、“算到头”、“自家空恁”等,历来封建正统文人都对这些有所诟病。其实柳永以俚语俗语描写下层市民的生活面貌,正是他对词的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而且这首词中,体现出柳永对处于社会底层的歌妓有着很深的了解,并怀有深切的同情的。
柳永词以铺叙感情见长,此词下片即是典型代表,虽然是简单陈述”相思“之情。却能一层层铺叙递进,将人物心理的各个层面都淋漓精致地展现出来,可谓缠绵悱恻,凄楚动人。




相关阅读
柳永《蝶恋花》“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柳永《倾杯乐》“皓月初圆,暮云飘散,分明夜色如
柳永《斗百花·煦色韶光明媚》“黄昏乍拆秋千,空锁
柳永《雨霖铃》“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柳永《早梅芳》“海霞红,山烟翠。故都风景繁华地
柳永《西江月》“凤额绣帘高卷,兽钚朱户频摇”全

有帮助
(1)
------分隔线----------------------------